2016级2班  齐东岳

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异想天开,这不一定是件坏事,要取决于你有没有想象的空间。

小时候,我总喜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偷偷地用妈妈的化妆品把自己打扮的“花枝招展” 。然后,和姐姐一起,在我们的小天地里开开心心的表演。我们最喜欢表演的戏就是《白蛇传》。

姐姐很灵巧,我们配合得很默契。演戏时,通常是姐姐先把“宝衣”穿在身上舞动一会儿,左瞅瞅,右看看,然后问我道具是否合身,然后我们的好戏才正式开始上演。

我们在床上一起练功,互传功力。我们模仿电影里的武侠高手互传内功,我们神情专注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走神。一听到外面有半点的风吹草动,我便会警觉地对姐姐说:“喂,老姐!有情况!快把‘宝衣’脱下来,‘法海来了’。”所谓的“宝衣”,不过就是我的被子,而“法海”呢,则是我的妈妈。

往往戏还未演到一半,“法海”就真的来了,我们先是感到一阵强烈的“地动山摇”,然后“吱”的一声门开了,这位“法海”不仅“狡猾,”而且非常“凶狠”。她一旦发起功来,可比真“法海”还“法海”呢!

“法海”先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我们脱下“宝衣”,放回原处,再用习惯性的通牒,警告我们不能再有下一次,最后还忘不了对我们耳朵吼上一句:“快去!该干啥干啥去!”

每当此时,我们便会以最快的速度乖乖溜进“宝塔”,装模做样的去干些什么,然后偷偷瞄着她走远。

每天,我们都会上演着同样的戏。这戏或长或短,或喜或悲,但每次我们都乐在其中,不感厌烦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满脑子的异想天开的快乐越来越少。直到有一天,我不得不为我的未来,整天奔波在学校和家之间,便再也没有那样多的时间和姐姐一起去演那经典大戏——《白蛇传》了。

再稍微大一点,我开始注重外表的打扮了。我喜欢妈妈姐姐给我买一些淑女的衣服,喜欢自己去超市买一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,也喜欢在生日的时候和“王子”“公主”们聚在一起开一个欢乐十足的生日聚会。我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不切实际的异想天开了。渐渐地,我发现原来那个爱幻想,爱做梦,爱异想天开的我已经变得和常人无异了。

我去哪里了呢?那个常常引以为傲的,以异想天开徒增快乐的我去哪里了呢?我迷茫的问着自己。那些异想天开的快乐,难道要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失吗?

怎么了呢?我真的不知道。也许,这就是成长吧!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