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红楼梦》有感

 

     曹雪芹怀着深挚的爱意和悲悯的同情,用历史与未来、现实与理想、哲理与诗情,并饱醮着血与泪塑造出来的林黛玉,是《红楼梦》里一位富有诗情画意之美与理想色彩的悲剧形象。二百多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为她的悲剧命运洒下同情之泪,为她的艺术魅力心醉神迷。她是《红楼梦》读者心中的一位圣洁、美丽的爱神。

    然而,在百花斗艳的女儿国大观园里,有妩媚丰美的薛宝钗,有风流娇艳的史湘云,有文采精华的贾探春,有美貌不亚于其家姐的薛宝琴……为什么独有林黛玉那样牵动人的心肠?甚至有人因她而狂,为她而死?她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艺术魅力?她,究竟美在何处、动人在何处?应该说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根本的一点,则是林黛玉具有一种悲剧美。

   当人们说《红楼梦》是一部悲剧时,恐怕首先是指宝黛爱情的悲剧;其次是指青春美少女的“千红一哭,万艳同悲”的共同悲剧。而其中最悲者莫过于黛玉之悲了。真正的悲剧总是动人心魄的,因为悲剧是将美毁灭给人看,越是美的有价值的人生被毁灭,其悲剧就越壮美,越深刻,越动人。

     黛玉的身世注定了她的孤独无依,而她的性格,又注定了她的寥落忧伤。纵使大观园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,可是这里没有她可以依靠的亲人,没有她可以倾诉的知己,只有风流的宝玉让她芳心暗许,却又总是患得患失。于是她无奈着“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”,悲哀着“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”,伤感着“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,终落得“一缕香魂随风散,三更不曾入梦来”的凄凉结局。

    《红楼梦》是悲剧,但在人类对美好的人性和美的追求上却是胜利的。它集中了人性最本质的东西———人的生命是脆弱的,心灵也是脆弱的。

     如黛玉那样,“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,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,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娴静时如姣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抚风。心较比于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”如此美人,最终却落个忧郁而死,只因她一心追求爱情的永恒与唯一。

    趁着奈何天,伤旧月,寂寞时,试遣愚衷,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“红楼梦”。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